山河染颜

镜湖令白鹭都饮恨 你令我眼中没红尘

想开新坑。。。

整理一下,发现除了一发完都是坑d(ŐдŐ๑)
继续挖坑不填会不会被砍死_(:з」∠)_

随笔

新的工作新的不如意,可又有什么关系呢,毕竟还可以梦见龙哥。若是有电脑和充裕的时间,该有多少新的梦境呢?
故事一直都在,愿你我可待一个结局。若你离去,我仍独自欢喜。

十分钟的金箔玫瑰小笼包,飞往未知的城市,开启新的人生阶段。感谢依然活着的自己。

对不起

并不想要发病,我希望给我爱的人一个完满的结局。只要我还活着,能够拿起手机,就会为了龙哥更新。他是穆斯,我的爱人,我唯一幸福的结局,

对不起

手术进了医院,终于可以碰手机,结果就看到了下架。。。总觉得活着就是完满,没办法太过拥有情绪,会努力给手边的文一个不留遗憾的结局。

一、《黑暗星河/Sleeping Sun》 腾空类星殒 (一)

剧版镇魂的星际童话,从双生子幼年开始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我在黑暗里闲逛的时候,遇到过很多星星。它们有的年轻,有的年老;有的上面什么都没有,有的则养育了许多生命。可它们都不是我想看见的,所以我一直在找……”

“什么是星星?”清脆的童声打断了故事的讲述。

“好孩子不会打断别人说话——算了,说了你也不听。”

白衣白发的年轻男人鼓了鼓嘴:“星星就是能在夜里发光的东西……”

“光又是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夜尊鼓的腮帮子疼:“光,是能让你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我的东西。”

声音的主人笑了:“我现在就在看夜尊大人啊。”

“是么?”

夜尊也咧开嘴角:“那——现在呢?”

“就是现在……”男孩不经意间转头,看见了不曾遗忘的奇景。

碧色线条勾勒出苍白的颜色,填满日日可见的浅色轮廓,白衣更白、白发更艳。柔和了生硬的表情,熟悉的眸中闪耀着影。

“我变成金色的了。”

男孩伸出手,抚摸夜尊的眼睛,耳边传来同样熟悉的声音。

“这就是光,是星星送给世界的礼物。那些星星离我们很远,远到需要走很远的路才有可能看见他们过去的身影。他们却让光明跨过无限漫长的距离,直至照亮黑暗的土地。”

“他们一定很累。”

男孩喃喃着:“为什么要发光呢?有没有光,地面不都在那儿么?”

男孩的小手划过夜尊细密的睫毛,覆上他枯萎的长发。

夜尊恢复冷冷的笑容:“因为每颗星星,都有想要看到的东西。他们彼此离得太远,远到要用过去的留影去寻找近处的身影。”

“找旧星光照眼前人啊——听起来也很累。”男孩一把揪住男人的发尾,一边编小辫儿一边下了结论。

“放开我的头发,小黑。”

“不放,”男孩小黑顺着头发的高度慢慢站起,手上动作却极为麻利:”夜尊大人这么长的头发,就是要编起来才好看——弄好啦!快用异能看看,是不是很好看?”

“星力不是这么用的,”夜尊叹了口气,挥手将周围的水汽聚拢成跟小黑一样高的水镜,映照出男人青白的脸,微皱的眉,以及眉上三寸垂至身侧的两条……麻花辫。

“本尊的形象都被你毁了!”

看着镜中扭曲的线条,夜尊满脸黑线地朝小黑的脸伸出魔爪。小黑闪过身,“嗖”的跳开,眨着无辜的的大眼睛:“哪里毁了啊?我弟说过,我扎辫子很好看的。”

“别跟本尊提那个小白眼儿狼。”夜尊别过了头。

“生气啦,”小黑蹭回夜尊身边,拉了拉他的袖角:“夜尊大人不气啊,我弟很听话的,跟夜尊大人一样,都是好孩子。”

“本尊不是孩子!”

夜尊低下头,看了看身边蹭成一团的小小红影,满肚子憋屈泄了气:“也就只有你会觉得我好。”

“我弟也是这么觉得的。”小黑抓住夜尊眼中一闪而过的嘲讽,无来由的觉得有些难过:“你救过我们的命,我和他都会对你很好的。”

“有你就够了。”

心情转阴,夜尊岔开了话题:“你是不是应该去找吃的了?”

“是吧。”小黑放开手,起身退了几步,朝夜尊摆摆手:“我忙完了再来,夜尊大人再见。”

“别忘了,我所在的地点要对外保密。”

“知道啦!”男孩的声音渐渐飘远。

“嗯,等你。”

一个男孩蹦蹦跳跳的走远,另一个男孩磕磕绊绊的来。

看着眼前扭成麻花、谜之眼熟的空间缝隙,夜尊面无表情,伸手从里面拽出个晕头转向的物体,随手丢在地上。

物体滚了半圈,自动分成两个部分——大的丑得很,驼背缩脖,翻滚着,确定是死了;小的倒清秀,可惜同样畏畏缩缩,半跪着,也像是死了。

夜尊皱紧了眉:“本尊虽然说过,让你来练异能的时候自备口粮,可你能不能别总带得这么恶心?”

男孩默默地低下头,跪得更标准了。

“行了别装了,把手伸出来。”夜尊叹了口气,一屁股坐在男孩身边:“你们哥俩就没真心对我恭敬过。”

男孩直起身,端端正正的坐到夜尊对面,慢慢地将手伸到夜尊面前。

“老规矩,用你的异能感知我的星力……”夜尊正要按照惯例长篇大论,突然听到个小小的声音。

“哥哥说过,夜尊大人是走丢了的小孩子。所以我们要关爱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夜尊“啪”地握住男孩的手腕:“本尊才不是智障儿童!”

“疼。”男孩翻过手,抓住夜尊衣袖。

“娇里娇气的,要不是看你有用,本尊才懒得理你。”夜尊白了男孩一眼:“星力起于灵台、归于心室,沿血脉流行不止,环周不休。你要感觉的,就是一切的起源与终点。”

男孩依夜尊的话运转异能,思维触须随夜尊的星力流转,逐渐探知到那些熟悉或陌生的景象。

“斯堪达是个神奇的老头子,他说他要去找一个开满鲜花的地方。天知道什么花能不被他烧成灰烬。”

男孩看见一朵普通的红花,并不理解那位老人的审美。

“我昨天在展览会上看到了十个乳房的处女,各个一头绿色长发,肥嫩嫩的,买了两个吃——真的好难吃。”

男孩看见一盘奇怪的食物,并为夜尊的舌头默哀。

“卡布说他快死了,想把他的子女都托付给我。我怕他走的寂寞,就把那些满地乱爬的孩子都杀掉去陪他了。”

男孩看见一颗死寂的星球,觉得夜尊十分贴心。

“本尊要回家了,想死的就跟着来吧。”

男孩看见夜尊跳进一个漆黑的洞洞里,临了还踹飞一个乱飞的碟子。

“跟本尊做交易?信物本尊收下了,剩下的你想好再说吧。不要主动联络本尊,本尊要睡一会儿,没空理你。”

男孩看着夜尊在地上立了根长长的柱子,往里一躺,随手把块绿色的石头扔在柱底。

“……这是俩什么东西?”

男孩看见哥哥捡起了那块绿色的石头,身后还跟着拖着把粘血大斧子的自己。

炽热的星力流转回男孩体内,伴随着隔着层层纱幔的悲欢喜乐。夜尊的声音在男孩耳边响起:“情绪是一种武器,是生命体感官所诱发的基本需求。吞噬者可以调用这种武器使食物失去反抗能力,心甘情愿地消逝在最原始的欲望里。”

仿佛纱幔被掀开,痛苦混杂着渴求,无数种生命的欢愉冲击着男孩的精神领域,越来越多的星力流淌进男孩的身体里。

“行了,再吸收就炸成灰了。”

夜尊一巴掌拍飞男孩,开始运转自身能量体系修补流失的星力:“怎么不烧死你呢,小白眼儿狼……嗯?”

男孩使劲晃晃小脑袋瓜,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夜尊身边——的半空中,夜尊正一只手拎着他的裤腰带,看着个莫西干笑得开心。

“这不是狂鲨号的大副先生么?怎么,当初没把你砍死,心有不甘么?”

“呸,”莫西干举刀对准夜尊的鼻尖:“当年你孤身一人漂流星域,是狂鲨号好心搭载你,好吃好喝招待你,还给你治伤。可是你呢,一落地就砍死了我最敬爱的船长,还毁了飞船让剩下的人不得不在海星上流浪。也就是我出去探查消息了,要是我在,死的一定是你这个白眼狼!”

“……我敬佩你的自信,以及装无辜的能力。”夜尊挑了挑眉:“要是本尊没记错的话,狂鲨号应该是艘星域级的星盗船,那些所谓的流浪者,都是你们从亚兽星球走私的货物、以及被你们胁迫留在船上服务的奴隶。当初我急于睡觉没有杀你们几条漏网之鱼,实在是因为你们太过不值一提。”

“好你个夜尊,你别太自信了!”莫西干恶狠狠地说:“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么?”

夜尊眨眨眼睛。

“哥哥。”手里的男孩声音严肃。

“是我疏忽了,”夜尊松开了手,男孩消失在空间缝隙。

“怎么?心疼了?”莫西干看到夜尊的反应,哈哈大笑道:“派这个小鬼去给那小鬼陪葬么?告诉你,那小鬼的骨头软的很,跟他的脖子一样,一掐,就什么都说了。我还看在你的面子上把他切成了肉泥,喂给路边的野狗了!”

“我有三件事情要告诉你。”

夜尊的表情变得冰冷、摄人:“第一,你的重力控制练的不错,脚印追踪比狗稍微出色那么一点点。”

“你!”莫西干的笑卡在喉咙里。

“第二,作为等离子聚星能量体,我的心脏其实是模拟的,所以心疼的人已经去支援了。他和他的兄弟,会把你留在那边的杂鱼兄弟们全部杀尽。”

莫西干神色逐渐凝重。

“第三,”夜尊眼中浮动着丝丝金影:“你要我死……”

“啊——”不等他说完,莫西干抡臂挥刀,刀风呼啸、力有千钧之势,眼前却失去了夜尊的踪影。

一声轻响,四根手指干净利落地扎进了莫西干的后心窝。这异能强大的星盗首领,竟像是纸糊的一般,被夜尊徒手扎穿了后心。

“……我必先杀了你。”夜尊把手往前顶了几分,将莫西干的心脏绞成了肉泥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剧情向,不定期掉落肉。力求在星际背景下展现兄弟情。有原创人物。夜尊人设为本人完全重塑,沈巍、赵云澜人设在拥有时髦值的情况下略有更改。cp读者自己看。欢迎留言 ky滚蛋。

发文倒计时

我们的真心,他们接住了。他们的真心,我们同样接住了。还有一周,完整的镇魂,和给这个夏天的礼物,都会出现的。

感谢包容我的你们,第一次存稿发文,应该会有连续不断的享受,愿那时你我都能开心ヽ(○^㉨^)ノ♪

又把老福特下回来了

等我文的都是战士,感谢你们没打死我(ಡωಡ)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今天遭了个不大不小的报应,让我深刻意识到喜欢一个人舔颜产粮就好,剩下的随他去。

马上要换城市和工作,文会更,cp不定。不过最近入了镇魂的邪教,打算好好来一把万年骨科【不喜取关】,老文更新随缘。

爱你们并放飞自我的山河(ɔˆ ³(ˆ⌣ˆc)